博博大王

@陶冶【Toiya 啊哈哈哈哈,亲子装

错超:

这套简直亲子,小丑的脸妆还很墨西哥

     画了一个平面洞穴,摸了两节课,而且还没有画完。本来想画喀斯特地貌,然而石钟乳什么的让我画的像冰锥。(对不起是在下太渣了ಥ_ಥ)俺已经无法解释它到底是个什么洞了
     |・ω・`)
     博:俺画了个洞。
     宝贝儿:好像小怪兽,像这样(做出了小怪兽的模样)。
     博:那好叭,俺画了个小怪兽。
     宝贝儿:不,你画了个洞。
     博:(╯‵□′)╯︵┴─┴泥奏凯。
     宝贝儿:哈哈哈嗝。
      @悄悄吃粮 @陶冶【Toiya 快看俺看俺~~~(≧▽≦)
    

@悄悄吃粮

有鱼(集训中:

大三角的噩梦(不知道怎么打tag了(混乱
**渡我的表情是描的**
突然控制不住的沙雕。
好喜欢茶茶好喜欢渡我,啊,有没有百合cp安利一下,小英雄的姑娘们都好喜欢。
本来打算和茂灵一起更,结果自己的手速太捉鸡,只好趁还没过12点先放出来好继续坚持日更。
不过最近可能要消失两天,为了什么狗屎升学宴,呵(喂

【轰出】雨妖(1)

@悄悄吃粮

雨镇:

>>>


绿谷出久是从梦中惊醒的。


他睁着眼睛,胸口起伏着,感觉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梦里的场景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刻就从他脑海里消失了,简直就像是被人为抹去了一样。但是那种惊惶的感觉却留了下来,让他忍不住战栗。


恋人平稳的呼吸声从身侧传来,他偏过头,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可以看到轰焦冻的轮廓。他往轰焦冻身边凑了凑,后者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十分自然地伸手搂住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绿谷出久把头埋在轰焦冻的胸口,可以听到轰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他闻到了洗衣剂的清香,其中还混合着沐浴露的味道。轰焦冻的下巴抵在他的头顶,手臂搭在他的腰上。绿谷出久有点不好意思——哪怕交往了这么久,在轰焦冻做出这些亲密动作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要脸红。


躺在轰焦冻的怀里,他的心情不由得渐渐平静下来,对梦境的好奇就占了上风。他什么也不记得了,就只是觉得这个梦和轰焦冻有关。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却只觉眼皮越来越沉,最后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眼,进入了梦乡。


确定绿谷出久睡着后,轰焦冻睁开了眼。


他和绿谷出久相处得很好,两个人从认识的那一刻起就拥有了不同于常人的默契。他明白绿谷的各种小癖好,绿谷也懂得他的小心思。在旁人看来,他们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果不是轰焦冻来历不明,绿谷出久的朋友都要怂恿他们结婚了。


绿谷出久。


他将这个名字含在舌尖,细细咀嚼,心里就泛起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


他和绿谷出久的第一次见面纯属偶遇。但之后的几次见面,就和“偶然”完全没有关系了。


他不需要睡眠,每天陪着绿谷出久躺在床上,也就是贪恋能抱着绿谷的时光。绿谷出久安安静静地缩在他怀里,几乎给了他一种“这种温暖能永远保持下去”的错觉。


自欺欺人罢了。


他抱着绿谷,就像是将水捧在手里。无论他怎样挽留,水流还是会从他的指缝间悄悄溜走。哪怕轰焦冻已经在竭力克制自己,他还是能感觉到,绿谷出久在渐渐衰弱下去。


这种衰弱并不明显,甚至连绿谷出久本人都没有察觉。轰焦冻甚至幻想过,或许绿谷并不会受到自己的影响——最后事实却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绿谷出久会死。


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这件事。


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轰焦冻觉得自己心酸酸的,还有些发胀。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绿谷出久时的场景。


那时他就站在雨里,按照父亲的吩咐,等着哪个傻子上钩。哪怕明知不可能,轰焦冻有时候还是忍不住觉得自己父亲的脑子坏掉了。


和传说中的雨女一般,他站在桥上,等着哪个被美色(或者其他随便什么东西)所惑的人走上来,把伞递给他。


然后他就可以附在那个人的身上,吸干他的生命,以让自己的生命延续下去——


无聊透顶。


事实证明,根本就没有人敢来和他搭话——有的女孩子看到“暴雨下的落魄帅哥”,兴奋地走过来,想约他同撑一把伞,最后无一不是被他冷冰冰的眼神给吓走了。


桥上的人匆匆跑过,溅起一地水花。他站在桥上,一动也不动。有人扭过头奇怪地看他一眼,又匆匆走开了。


等雨停了就回去吧。他低着头,百无聊赖地想。


然后一双红鞋映入了他的眼帘。


“那个,不介意的话,和我共用一把伞吧。”


是男人的声音。轰焦冻头都不抬,厌倦地开了口。


“我不——”


没等他来得及拒绝,那双鞋子的主人已上前一步。他抬头,诧异地看着来人,才意识到雨点已经被隔绝在了伞外。


自己那时的脸色肯定非常难看。就见那个深绿色头发的娃娃脸青年腼腆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会感冒的。”


轰焦冻的喉结动了一下,把“和你没关系”这句话吞了回去。


青年明亮的绿眼睛注视着他,他突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那时候,他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这家伙是笨蛋吗?


“我和我……父亲,闹了点矛盾,”在自己反应过来前,解释的话已经脱口而出,“过一会儿我就回去。”


刚说完,他就忍不住有点后悔。


自己为什么要和一个刚认识不到五分钟的人说这些?


青年却恍若不觉一般,干脆站在了他的身边,把伞往他这边靠了点,闻言还理解地点了点头。


“我叫绿谷出久,”青年说,“你呢?”


“……轰焦冻。”


这就是他和绿谷出久的初遇。


他那时很嫌弃绿谷出久的多管闲事。但是现在,他却有点庆幸绿谷出久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这样他有理由留在绿谷出久身边,而不是一天到晚被自己的混蛋老爸催着去找下一个对象——虽然他对那个老头的骚扰一般都采取无视的状态,但是少了这么个阻碍,哪怕嘴上不说,他还是很开心的。


第二次遇见绿谷时,后者显得很惊讶。这很正常——毕竟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完全不同的城市。绿谷只是去那边旅游而已,碰巧遇见了他。


两个成年人,都不是会在感情上拖拖拉拉的性格。之后两人在轰焦冻的策划下又有了几次“偶遇”,就闪电进入了交往状态。


“轰君是故意的吧?”交往后,绿谷笑着问他,“哪会有那么多偶遇——如果真的是偶遇的话,那我一辈子的运气恐怕都花在这上面了。”


轰焦冻听了他的话,笑笑不回答。


不是啊,绿谷。


把所有运气都赌在第一次偶遇上的人,一直都是我而已。


如果,如果能一直这样——


黑暗中,他的下巴蹭了蹭绿谷柔软的头发,控制着自己呼吸的频率,才缓缓合上了眼。


看上去就像睡着了一样。


TBC.

【轰出】出逃(上)

@悄悄吃粮

雨镇:

为了拯救王国,轰焦冻王子踏上了寻找王妃的道路。


>>>


新来的女巫预言,王子如果没有在二十岁前找到王妃,这个国家将会毁于一场大灾难。


轰焦冻站在一边,看着女巫随风摇摆的黑色长裙和……假发,一脸冷漠。


连自己的头发都保不住,算什么女巫——!


这家伙,明显是骗子吧!怎么可能会有人相信……


等等,为什么那个混蛋老爸在点头?!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脑内汹涌澎湃,已经将他老爸的每根头发丝都问候了一边,面上却不显一点,依然是那副让他老爸看了就恼火的冷淡模样。


另一边,女巫还在说话。轰焦冻凉嗖嗖的眼神扎在女巫的后脑勺上。女巫恍若不觉,依然殷勤地看着国王。


三天后,为了拯救王国,轰焦冻踏上了寻找王妃的旅程。


和他一起踏上旅途的,还有一长队的士兵和仆从。远远看去,他出行的队伍走在路上,像是一条蜿蜒的长龙。


轰焦冻:“……”


说实话,他这不像是去找王妃,倒像是带兵着去打仗……


三天后,轰焦冻果断溜了。临行之前还留了封信,把那些侍从身上的责任脱得干干净净。


这样至少不会有其他人因为他的任性受罚。


然而现实总是在你自信满满的时候给你响亮的一耳光。他才刚准备溜走,就被人发现了。


是一个喝醉了的士兵。


“哟,王子,”那个士兵醉醺醺地和正在翻墙的他打招呼,“这么迟了,要上哪去啊?”


轰焦冻:“……”


溜了溜了。


那个士兵看着他翻墙时矫健的身姿,打了个酒嗝,摇晃着手里的酒瓶,大声赞叹起来:“不愧是王子殿下,翻个墙也能那么帅气!”


刚好路过的巡逻队:“你说什么?”


“王子殿下很帅气。”


“不不不,另一句。”


“王子殿下……翻墙?”


凉凉的夜风吹来,士兵打了个哆嗦,酒醒了大半。


“王子殿下翻墙跑了!”


一时间,所有的士兵和仆从,睡下的没睡下的,当班的没当班的,喝酒的抱女人的,全都清醒了过来。


王子殿下跑了!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轰焦冻很小心。


他偷偷躲在一个小酒馆里,身上披着不知道从哪个仆从衣柜里摸出来的黑斗篷,宽大的帽子盖住了他的大半张脸。


在这种时间点,酒馆里总是人满为患。喝酒的赚钱的,卖酒的卖皮肉的,卖情报的卖命的,全都聚集在了小小的酒馆里。肮脏的水汽在昏暗的灯下弥漫开来,有胆大的女人跑过来,将酒杯塞进他手里,用胸蹭他的手臂,指望能够赚上一笔,却都被他推开了。


这里是轰焦冻从来没有见过世界。


他小心翼翼地低着头,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脸,一边打量着旁边的情景。


“那个——”


一个深绿色头发的娃娃脸青年在他的对面坐下,看起来有点局促,却依然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个,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轰焦冻点点头。


这样可以降低被人发现的几率……才不是因为他看这个人很顺眼,笑容很好看,脸上的几颗雀斑也很可爱——


“我是绿谷出久,你呢?”


还没等轰焦冻琢磨一个假名出来,自称绿谷出久的青年就捂住了自己的嘴。


“抱歉!巫师的名字是不可以到处说的对吧。我又给忘了,明明出来前特意注意过这种事,但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巫师,所以忘了也算是正常的吧……”


巫师?


啊,所以没什么人敢来招惹他。之前围在他身边的女人也只是向他抛几个媚眼,胆大一些的才敢凑上来有一点点肢体接触的行为。


绿谷出久一脸仰慕地看着他:“明明和我看起来差不多大,却已经是巫师了,好厉害!”


轰焦冻:“嗯……”


他心不在焉的答应着,心神却一直留在酒馆门口。


来了。


轰焦冻的身体一下子紧绷起来。


装备整齐的士兵们进入了酒馆。轰焦冻略略抬头,看到酒馆的主人迎上去,和他们激烈地争论着什么。酒馆里的客人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些女人和男人忙着往别人的怀里钻,一些人举着巨大的啤酒杯,叽里呱啦地和陌生人吹嘘自己的功绩。一切都还正常——至少现在是这样。


轰焦冻站了起来,谨慎地往人群中退去。


与此同时,绿谷出久也站了起来。


“要来我的房间吗?”绿谷出久凑到他耳边,小声说。轰焦冻必须全神贯注地捕捉他说的话,不然他的声音很快就堙没在人群中了。


“你在躲那些人不是吗?”绿谷出久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王子殿下。”


轰焦冻:“……你怎么发现的?”


绿谷出久犹豫了一下,坦诚道:“我猜的。”


轰焦冻:“……哦。”


轰焦冻跟在他的后面,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绕过几张木桌,走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有一道狭窄的木梯。


绿谷出久走在他前面,向他招招手,示意他跟上。


轰焦冻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就在他踏上楼梯的那一刹那,酒馆里的人群突然没了声音。他克制住自己回头看一眼的冲动,跟在绿谷出久背后,上了二楼 。


酒馆的二楼有几个小房间。一个男人打开门,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与两人擦肩而过。


顺着没关紧的门缝,轰焦冻眼尖地看到房里站着个女人。


好像……好像还没穿衣服。


他惊疑不定地跟着绿谷出久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门口,进了绿谷出久的房间。万幸,虽然外面看上去不怎么样,但是里面还算干净。


关上门后,轰焦冻摘下兜帽,将脸露了出来。


绿谷出久看着他的脸,想到刚才的男人,莫名有点尴尬。


“我在这边住了一段时间了,这个房间是新腾出来的,我是第一个住进来的,”绿谷出久说,“其他都挺好的,就是有时候有点……”


他话音未落,隔壁就传来了一阵销魂的呻吟声,然后是床板嘎吱嘎吱摇晃的声音。


“……有点吵。”


两人站在房间里,面面相觑。


“总之……总之先休息一会儿吧!”绿谷出久的脸一下就红了,“过一会儿就没声音了。”


轰焦冻点点头,对他笑了笑。


“没关系,”他说,“还挺有趣的。”


绿谷出久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脸更红了。


“我去铺床!”他急急忙忙转过身,轰焦冻看着他的背影,目光捕捉到了他通红的耳尖。


挺可爱的。


他想。


“你是王子的话,我该叫你什么呢?”绿谷出久将床单抖开,皱着眉头问,“就叫王子殿下吗?”


“不用。”


“那叫轰君?会不会太奇怪了——”


他的手上在忙活,嘴里也没停。轰焦冻听他碎碎念自己的想法,也不觉得烦,反倒觉出了几分有趣。


然而还没等他松一口气,门外就传来了嘈杂声。


“什么人?”隔壁的男人在大叫。随之而来的是撞门声,和女人的尖叫声。


声音在逐渐接近这里。


那些士兵果然找上来了。


轰焦冻打量了一下房间。地方太小了,根本就没办法藏下他这么大一个人——


“轰君,”绿谷出久这时也没空纠结称呼了,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神色严肃,“快,脱衣服。”




>>>


轰焦冻:……?

【轰出】【小糖饼】我是不是你最喜欢的小孩 【下】

@_岳小YY是小人物

deku是世界的珍宝:






☆原著背景,私设如山




☆轰出only




大型ooc预警,慎入














前篇:  






























被寄养到绿谷家的小孩子是个极其活泼的小男孩,看得出来和绿谷关系不错,一进屋子就飞扑到绿谷身上,黏着他不放。




绿谷立马放开提着的两大口袋东西,手忙脚乱地接住了飞扑过来的小男孩,背后拉住他衣角的轰焦冻被挤到了门外。




绿谷好笑地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




“龙太今天也这么元气满满呢。”




龙太把自己脑袋埋入绿谷的怀里开心地喊道:




“绿谷哥哥今天也有参加英雄实习吗?”




“我今天在电视上看到绿谷哥哥了!超帅!还救下了一个小孩子!”




绿谷单手提起包装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让开了身子让背后的小轰焦冻,为龙太介绍道:




“龙太,你在电视上看到的是这个小孩吗?”




小轰焦冻冷着一张小脸,连周围的泛起了冷气。




居然敢当着他的面扑到绿谷的怀里,还把他挤出门外,很大胆。




龙太皱着鼻子看了轰焦冻一眼,小声地对绿谷说道:




“绿谷哥哥,他就是电视上那个一直缩在你怀里的小鬼吗?”




龙太对轰焦冻投去了充满敌意的一眼。




确认过眼神,是要和我抢绿谷哥哥的人。




绿谷哭笑不得地轻轻敲了一下龙太的头。




“自己都是个小鬼还喊别人小鬼,他的名字叫轰焦冻啦,要好好和他相处哦,我去给你们做饭。”




龙太捂着自己被绿谷敲过的地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绿谷哥哥这么说的话。”




绿谷给了轰焦冻一个“拜托你帮我照顾一下他”的眼神,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厨房。










小轰焦冻踮起脚来关上了门,结果一转头过来就被推到了门上。




龙太沉着一张小脸,把轰焦冻抵在门上,另一只手还掐着小轰焦冻的脸。




“喂,绿谷哥哥是不是因为为了救你这家伙受伤了,我闻到了他身上有血腥味。”




血志龙太,个性,血气分辨,能够分辨出残留在人身上的血气,并分析出出血时间以及血液内容,比如血氧含量之类的,以此来推断人的身体状况。




被捏成小鸡嘴的小轰焦冻一本正经地回答:




“不似,绿嘟丝去一院做检擦的时候抽了血。”




龙太将信将疑地放开了轰焦冻,用小手在轰焦冻脸上拍了拍,威胁地说道:




“你给我离绿谷哥哥远一点。”




龙太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小脸突然红了起来,他转头看了看在厨房里忙碌的绿谷的背影,咳了一下,拍了拍轰焦冻的肩膀。




“算了,下次你要是再拖他后腿,我会救他的,我以后可是要和绿谷哥哥并肩作战的英雄!”




小轰焦冻面无表情地拍开龙太放在自己肩膀的手,冷漠地说道:




“我已经和他并肩作战了。”




而且我还是他男朋友。




谈婚论嫁的那种。




龙太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眼神里赤裸裸地透露出“就凭你”的意思。




“你这个家伙在电视上可是全程缩在绿谷哥哥的怀里害怕地发抖哦,还说什么并肩作战,切。”




轰焦冻一脸严肃地反驳道:




“不是害怕地发抖,是兴奋地发抖。”




毕竟当时绿谷的战斗服都破掉了,他的脸直接贴在绿谷的乳头上,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太刺激了。




龙太挑起了眉,没有理这个胆小鬼的狡辩,直接回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从绿谷扔在茶几上大口袋里熟门熟路地找出了一个果冻吃了起来,还顺手拆开了欧陆迈特的玩具包装。




小轰焦冻直勾勾地看着龙太拆玩具,突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买给你的?里面说不定还有绿谷买给我的。”




龙太看都没看轰焦冻,直直地看着电视,挖了一大口果冻塞进嘴里,含糊地说道:




“没有买给你的,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玩具也是我上次和绿谷哥哥说了想要的。”




小轰焦冻看了一眼一大口袋的东西,小手无意识地攥紧了自己的衣角,低声问道:




“......里面没有荞麦面吗?”




龙太撇了他一眼。




“没有,里面只有我喜欢吃的果冻。”




“......荞麦面口味的果冻也没有吗?”




“......不会有这种口味的果冻的。”




小轰焦冻觉得自己有点委屈。




绿谷居然什么都没有给他买。




电视里突然出现了绿谷抱着小轰焦冻奔跑的样子,龙太兴奋地跳了起来。




“绿谷哥哥!超级帅气啊!哦哦哦哦哦哦!!”




龙太眼睛亮闪闪地看着电视里在街道上起落的绿谷,自言自语道:




“太帅气了,绿谷哥哥是英雄啊!”




“好想和绿谷哥哥一辈子住在一起。”




小轰焦冻爬上沙发“吧唧”一声坐在龙太旁边冷酷无情地说道:




“死心吧,我不会同意的。”




龙太一瞬间就炸毛了,他一脚把好不容易爬上沙发的小轰焦冻踹下了沙发。




“凭什么你这家伙可以决定这样的事啊!我明明就是绿谷哥哥最喜欢的小孩了!他一定也想和我一起生活。”




小轰焦冻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严肃地反对道:




“就算绿谷同意了,绿谷未来的老公也不会同意的。”




龙太的表情有点迷茫:“绿谷未来的老公是什么啊?”




“就是绿谷最喜欢的人,未来也会和绿谷生活在一起,并且和他并肩作战,也就是我......”




“那不就是我吗!好了我就是绿谷哥哥未来的老公,我允许我自己和绿谷哥哥生活在一起了,我要和他并肩作战!”




轰焦冻异色色的眼睛深沉了下来,他抬起头看向叉腰骄傲地说自己要和绿谷生活在一起的龙太,寒气渐渐溢了出来。




“我才是绿谷的老公。”












绿谷出来就看到一个被冻得像冰箱一样的客厅,他盯着站在中心把惊恐的龙太冻得无法动弹的轰焦冻,面无表情地呼出了一口白气。


“轰君,你就是这样帮我照顾龙太的?”




小轰焦冻把自己还结着冰的手藏在了背后,视线游离开来。




“......这样他比较安全,没有办法乱动。”










绿谷向前来接龙太的邻居家阿姨反复道歉,阿姨笑着表示不在意,捂着嘴看着自己怀里把头埋进自己肩膀的龙太,笑着说道:




“龙太没事就可以了,他还是第一次和同年龄的小朋友交往的时候吃这么大亏呢。”




绿谷心虚地干笑了两声。




阿姨,里面那个根本就不是和龙太同年龄的人啊!




龙太忽然转身过来抱住了绿谷的脖子,贴着他耳朵小声地说道:




“那个家伙还是蛮强的,在我比他变得更强之前,就暂时把“绿谷的老公”这个称号让给那家伙吧。”




龙太停顿了一会儿,低声坚定地说道:




“替我告诉那家伙,要是他又让绿谷哥哥受伤了的话,我是随时会回来夺取“绿谷的老公”这个称号的!”




绿谷一呆,龙太已经转身回到妈妈的怀里了。




他呆滞地看着和自己笑着挥手再见的阿姨,内心涌起一股惶恐。




轰君!!你到底和龙太说了什么啊!!!










小轰焦冻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双手十分规矩地贴在膝盖上。




“我只是和他交流了一下未来绿谷和我的生活计划而已。”




绿谷无奈的眼神扫过去,谴责地看向了轰焦冻。




“轰君你是小学生吗?和一个还没有上小学的孩子交流这些,轰君你真是......诶。”




小轰焦冻可怜巴巴的看着绿谷,张开了双手:




“对不起,绿谷我错了,抱抱。”




绿谷冷酷无情地把小轰焦冻张开的双手按回了膝盖。




“撒娇攻击无效,驳回。”




绿谷看了一眼桌上拆开的的荞麦面包装,叹了一口气。




“本来还买了轰君最喜欢的荞麦面,为了惩罚你,今天晚上不做荞麦面了,罚你吃龙太的儿童套餐。”




小轰焦冻眼睛亮闪闪。




绿谷果然还是买了我喜欢的荞麦面。




他果然最喜欢我。




绿谷担心地看了一眼吃个儿童套餐都吃的冒小花的小轰焦冻。




这个个性真的没事吗?明天再问问治疗女郎吧,感觉轰君越来越小孩子了。


















轰焦冻:不,这就是我的本来面目






【轰出】【小糖饼】我是不是你最喜欢的小孩 【上】

@_岳小YY是小人物

deku是世界的珍宝:





☆原著背景,私设有




☆轰出only




☆大型ooc预警




☆轰出已交往


























绿谷抱着穿着过大英雄战斗服的轰焦冻焦急地询问治愈女郎:




“治疗女郎,那个,轰君被敌人击中后突然变成小孩子了!!”




治疗女郎看着面无表情地乖乖坐在绿谷膝盖上的小轰焦冻,推了推眼镜。




“还记得1+1等于几吗?”




小轰焦冻一本正经地把小手放在膝盖上,奶声奶气地回答道:




“等于2。”




治疗女郎从背后书桌的笔筒里找了一支圆珠笔递给小轰焦冻。




“还会使用它吗?”




小轰焦冻的手对于这支笔来说有点小,板着小脸艰难地摆弄了一下,才成功按动了圆珠笔。




治疗女郎赞同地点了两下头,指着抱住他慌乱的绿谷问道:




“还记得他是谁吗?”




小轰焦冻仰头看了绿谷一会儿,脱口而出:




“绿谷。”




“和你是什么关系还记得吗?”




“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对象的关......唔!”




绿谷出久眼疾手快地捂住了轰焦冻的嘴巴,对着治疗女郎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来。




他贴着小轰焦冻的耳边低声崩溃道:




“轰君,我们才刚刚交往一个星期,结婚是怎么回事啊!!而且不是说好了交往关系要保密吗?!”




轰焦冻肉嘟嘟的脸被绿谷捏成了小鸡嘴,他瓮声瓮气地说道:




“绿嘟,一生问的丝情要如实会哒。”




治疗女郎若无其事地在病例本上写下:




【记忆正常,对周围人的关系识别正确。】










绿谷抱住怀里的小男孩,抬起的手本来想在他的小脑袋上狠狠敲个可蹦,但是被他无辜的小眼神一看,手只是轻轻地敲了一下。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轰君,都说了不可以说了,为什么刚刚就告诉治疗女郎了。”




小轰焦冻抱住绿谷的脖子,小脸蛋软绵绵贴过去小声地说道:




“对不起,绿谷,我下次不会了。”




说着还可怜巴巴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绿谷,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绿,绿谷投降。




他把轰焦冻抱进怀里,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变小了之后,轰君撒娇的攻击力更可怕了。”




这么可爱,要他怎么怪他啊!!




小轰焦冻面无表情地勾起了嘴角。




他就知道绿谷拿他没办法。








“诶?轰同学变成小孩了?”




丽日好奇地看着这个穿着缩小版校服的小轰焦冻坐在绿谷的桌上摇晃自己的脚,惊奇地打量这个变成小孩之后一点违和感都没有的轰同学。




绿谷无奈地把轰焦冻从桌子上抱下来。




“是的,据说要持续大概三天,还有,轰君我说了你的位置不在这里,这里是我的位置。”




轰焦冻面无表情地盯着绿谷,突然张开了自己的小手。




“绿谷,我要抱抱。”




绿谷已经不吃他这一套了。




“没有抱抱,轰君,快坐回去!”




丽日看着张开手追着绿谷要抱抱的轰焦冻语气十分惊悚。




“那个,deku君,轰同学的智商和记忆也退化成小孩了吗?”




绿谷一边抱起抓着自己衣角不放手的轰焦冻,一边疑惑地转头看向丽日。




“没有啊,轰君的智力和记忆还是15岁。”




丽日盯着一脸自然抱着“拥有成人的智力和小孩的身体”的轰焦冻,脸上的表情更惊悚了。




......正常的男子高中生会这么自然地对着另一个男生要抱抱吗?!




而且绿谷你没有感觉到你抱住的那个“小孩”的手已经伸到你校服里了吗?!!!










绿谷拿变小了之后黏人功力翻倍的轰焦冻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家伙虽然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但是肢体语言实在是太可怜了。




绿谷看着放学之后一个人蹲在他座位旁边缩成一小团浑身都散发着“想要和绿谷一起回家”气息的小轰焦冻,终于妥协了。




他又好气又好笑地把自己带着伤痕的右手伸到了轰焦冻面前。




“真是败给你了,你已经是个高中生了哦轰君,老是黏着我不会觉得羞羞脸吗?”




小轰焦冻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他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小裤子,乖乖地把手放到了绿谷的掌心,他低头看了一眼绿谷手上狰狞的伤疤,忽然把整张小脸埋进了绿谷的手掌,在上面郑重其事地落下了一个吻。




他抬起头认真地说道:




“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时时刻刻在一起有什么不对的吗?”




绿谷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和告白弄得愣住了,他脸有些红地别过了脸,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对着一个只有自己膝盖高的小男孩心动过速。




“......没,没什么不对的。”




他低下头害羞地笑了起来,夕阳在他身边氤氲出奇异的光晕,倒映在轰焦冻干净的眼里。




“......我也喜欢和轰君时,时刻刻,待在一起。”




带着伤痕的手温柔地握着另一只小手,一大一小两个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绿头发的大人细心地放慢了步伐,红白头发的小男孩看起来一本正经,但是走着走着居然蹦了起来。




绿谷微笑着看着轰焦冻没有伤疤的侧脸,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个,轰君,等会儿路过超市的时候我要去买一点东西,你在外面等我一下好吗?”










轰焦冻背着小书包无聊地踢着石子,在超市外面走来走去。




绿谷喘着气从超市里跑了出来,左右手上提着大大的塑料口袋,右手上的塑料口袋里欧陆迈特玩具包装盒子露出一个小角来。




绿湖谷满脸抱歉地对轰焦冻说道:




“抱歉,轰君,刚刚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邻居家的阿姨突然有事,把小孩寄放到家里面了,我刚刚买了一点小孩子吃的东西还有哄他睡觉的玩具,麻烦你久等了。”




轰焦冻看着装了满满一大口袋的零食和玩具,沉默着摇了摇头。




“没有等很久。”




绿谷松了一口气,他原本准备伸出来牵住轰焦冻的手,却突然发现自己左右手都是大口袋。




“那个,轰君,我没办法牵你了......”




轰焦冻默默地看了一眼牵了自己一路的左手,乖乖地拉住了绿谷的衣角。




轰焦冻小朋友觉得自己有点不高兴。




没有玩具就算了,还没有绿谷的牵手。




他看了一眼绿谷大袋子里的东西,抓着绿谷衣角的手紧了一点。




......不知道绿谷他有没有给他买哄睡觉的玩具和零食。




有点想要。








































请大家谴责一下十五岁了还想要玩具的轰焦冻小朋友

@陶冶【Toiya 哈哈哈哈

绿川川:

【爆豪胜己 同人遇热变色毛巾】
画师:不愿透露姓名但看画风就掉码的OO老师
尺寸:35x75cm
定价:35RMB

【只要有热水,卡酱的衣服就会消失哦?!】

【真是太不得了了!!】

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571e1debQjcsdy&id=572173908834

【绿谷出久 同人鼠标垫】
画师:不愿透露姓名但看画风就掉码的OO老师
尺寸:上宽21.8cm、长26cm、下宽14.8cm
售价:48RMB(预售)50RMB(现货)

【这个触感是………!】

【是小久的屁股没错了!!】

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88691debTfZfBf&id=572301101448


预售时间:2018年6月25日晚七点

杰克到底长啥样(杰佣)

        我游戏没有玩很多,所以设定也不是很了解,第一次写文,只能根据自己所想来写。请多包涵,多多指教,谢谢各位。

        自杰克和奈布在一起以来已经几个月了,奈布每次在私下都很想问问却又不太敢问,总觉得不合适,纠结一会过后却又总是忘记到底要干啥。

      
        有一天,奈布在和杰克一起洗澡时终于想起了这件事,犹豫再三还是还是选择开口。

         “那个,杰克啊。。。”
         “怎么了宝贝?”
         “你摘下面具是什么样子呢?”
         “哦?亲爱的你想知道么?”
         “恩,我很好奇啊~”
         “没问题,既然是小奈布想知道,那就给你看了。今晚就满足你的愿望。”说着杰克便搂上奈布的腰。

         夜晚静静降临,奈布也早已收拾完毕准备到卧室睡觉。谁知刚到卧室,便在黑暗中看到了杰克的身影。心中带着疑惑,准备把灯打开,却不料杰克已迅速跨下床直接将奈布按在床上。黑暗中,奈布只能借着月光看到杰克的轮廓。
      

        “亲爱的,别开灯。”
         空气过于安静,让奈布心里有一丝紧张。杰克的手正从他的肩膀上慢慢往下划,不仅让身上感到痒,也让心里有一丝难耐。杰克将手划到奈布的小臂处,又猛地抓紧他的手腕。
        “亲爱的,你说你想看我的样子。要不要保留些神秘感,先摸摸看。”而后便将奈布的双手放在脸上。
        “奈布,奈布。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的这里和这里甚至是我的心,都是给你的,亲爱的。”跟随着杰克的手,奈布抚摸着杰克的五官。那是一张无法描述的脸。也许他不太想让我看到他真正的样子,奈布心里想到这,内心泛起一丝酸楚。“杰克,停下吧,我累了。”

        拒绝的意味很明显,看着奈布转过去的身影,杰克只能以拥抱来安慰自己的爱人。
        “对不起,亲爱的。”杰克话音落下,又是许久的沉默。奈布被杰克搂着,却不敢回头,只得直直地望着前方。良久,奈布身后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奈布,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也明白你怎么想。可是亲爱的,我也有我的苦衷,很抱歉让你失望,可我仍希望你能理解我。等到了一定时候,我一定会将面具摘下,用我自己的脸与你相见。!”奈布闻罢,扭过头与杰克紧紧相拥而眠。

        完